專題演講:賴芳玉律師-性侵害案件被害人主體性之看見

 

 

致性侵害被害者的一封信

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賴芳玉

 

(圖:賴芳玉律師演講PPT)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該鼓勵妳勇敢,勇敢面對司法上艱辛,或是勇敢面對未來人生,還是勸妳不要太勇敢,這樣已經夠了,不需要再加油了。

 

  我完全明白,撥打113對外求助,為自己爭取正義,那是終止暴力必經的道路,更是走向復原必要的歷程。

 

  控訴,縱使含著血淚,也要找回自己骨血裡的尊嚴,那是支撐自己活下去的力量。

 

  這些感受,我都明白,但也就因為這份明白,讓我以下的提醒,有些心痛。

 

(圖:賴芳玉律師演講PPT)

 

  性侵害案件的證據,幾乎會落在妳一個人,例如妳的身體,有無受傷,包括妳極度隱密的私處,然後妳的記憶、發言是否完美而無瑕疵,甚至妳的人品、感情生活、精神狀況,處理性侵害時的危機處理是否符合外界對「被害人反應」的標準,如驚惶失措、尖叫、抵抗、及時求助,妳稍有遲疑,因害怕或羞愧而隱忍,或者為求安全、不被報復而故意虛以尾蛇,少了抵抗逃跑,就容易被認定「半推半就」,自願發生性關係。

 

  性侵害的證據,全在妳一人,法庭上的妳會感到孤單,尤其被告辯護人交互詰問的過程。

 

  詰問的過程,問的都是妳最不堪的那一刻,妳會清晰感受辯方對妳人格的質疑,簡單說,即便沒說直白,但句句都隱射著妳是個說謊的人,這場控訴,是挾怨報復、是求復合不可得的報復、甚至要脅金錢不可得的設局,又或者隱射著妳也是不潔的人。所有的質疑,都讓妳覺得那是一場人格毀滅。

 

  到了這一刻,妳才明白,司法的路,從說清楚性侵害的過程,已然走味變成一場證明自己沒有說謊的戰場。

 

  於是,妳會淚灑法庭,但很殘酷,這時候的淚水,可能被認為不堪法庭的壓力而哭,總之,妳的一舉一動都備受質疑。

 

  陪伴妳的社工會試圖安撫,但也僅能陪伴,這條尋求正義的路,還是自己面對。

 

  測謊嗎?有時法庭頭痛地不知該如何處理,建議被告和妳都去作測謊,妳自是為證明自己,很坦然應允,但說真的,對於測謊技術,我沒有妳的信心,而且被告此時的淡定,通常遠比還在創傷的妳容易通過測謊。

 

  然而,即便熬過這些腥風血雨,企圖透過司法尋得正義的妳,就會找到真相或正義嗎?

 
  2014年,衛福部所公布性侵害通報件數17513件,其中全國地方法院檢察署該年度受理件數4736件,其中有2201件起訴,起訴率46.47%,換言之,通報件數中12%的被害人經由檢察官起訴進入司法,法務部曾公布2011年89.2%的定罪率,雖然我對於這麼高的定罪率充滿疑惑,但至少可知許多被害者在司法尋求正義這條路,約五、六成被害者是受挫的。

 

(圖:賴芳玉律師演講PPT)

 

  因此,我究竟該怎麼向妳解釋正義和司法的距離?或者怎麼做,才能讓妳勇敢地走下去?但我還是想告訴妳,司法本來就有它的極限,所以無論司法結果如何,也不能改變妳所經歷的事實。

 

  正義,向來從控訴開始,縱使可能未盡如人意,但至少曾為自己發聲,便也無憾。

 

 



通過A+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 衛生福利部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4 建議解析度 1024 x 768
公益彩卷回饋金補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