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被害人的負面影響

 

  性侵害犯罪兼具「性」與「暴力」的成份,事發後往往造成被害人嚴重的心理創傷,且不論是行政調查或是刑事偵辦,被害人除了要面對醫療、司法、教政、社政等具有權威特質的專業團隊,過程中亦需不斷回憶與陳述被害經過,甚至與加害人當面對質、對簿公堂,且相關調查與訴訟的程序繁複且漫長,亦有可能讓被害人遭受二度傷害。

 

(一)被害人心理創傷

  蔡宗晃、朱秀琴(2004)以精神領域的醫療模式說明性侵害被害人最常被診斷出的創傷反應如下:

  1. 急性壓力疾患(acute stress disorder):創傷後1個月內因壓力所發生的異常焦慮,包括:強烈的害怕、無助感,或恐怖的感受,通常不會持續超過4星期。被害人也可能出現解離症狀(dissociative symptoms),也就是人與現實的脫離現象,包括:主觀感覺麻木、無情緒反應、疏離、對環境的認知能力衰退、失去現實感、失去自我感、無法回想創傷重要事件。
  2. 創傷後壓力疾患(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包括以下相關症狀,並可能持續1個月以上:
  • 強迫性再經驗:透過夢魘和回憶,被害人再次經歷受害過程。
  • 逃避:特別是過往經驗中的人、事或情境。
  • 過度警覺:對環境的警覺、睡眠不安、驚醒等。

 

  Browne和Finkelhor(1991)發展的四因素創傷後遺症模式(four-factor traumagenic model),包含(引自蔡宗晃、朱秀琴,2004):

  1. 創傷後性的徵象:兒少性侵害被害人在事後可能會有超越年齡、不當發展的性知識,或可能因害怕而試著逃避與性相關的事物。這也可以解釋部分性侵害被害人在事件之後的濫交行為,及無法享受正常的性關係。
  2. 背叛:指重要的人(師長、同學、情人等)背叛了被害人對其的信任,使他們難以再相信別人。被害人感受到的背叛不僅來自加害人,也來自其他人的不理睬、不信任、譴責或過度的關注等,常會因此造成二度傷害。
  3. 無力感:來自於被害人選擇的意志與能力被剝奪,包括身體或人格完整權利遭到侵犯,以及加害人透過欺騙、施壓或暴力等方式,將自身意志強加於被害人身上。
  4. 標籤化:即使案情未曝光,被害人也可能感受到社會對其遭遇性侵害事件有某種負面評價,並因這個秘密無法向他人尋求澄清和引導,而變得孤立。若案情已曝光,其他人可能對被害人的困境不夠關心和敏感,進而又降低被害人的自我效能或價值感。

 

(二)專業體系的二度傷害

  1.司法程序對被害人的負面影響

  Madigan & Gamble(1989)分析警察對性侵害被害人可能造成的二度傷害,可能包含以下5點(引自王燦槐,2005):

  • 沒有即時處理,延宕蒐集現場物證和訪談被害人的關鍵時間。
  • 以被害人的性格、人品、行為,像是有沒有喝酒或吃嗑藥,以及被害人與加害人之間的關係來斷定事件本質。
  • 責怪被害人。
  • 是否有反抗的證據,若沒有明顯的身體外傷,則較不容易相信被害人。
  • 未能提供被害人人身安全的保護。

  另外,黃顯凱律師(2013)亦提及性侵害犯罪事實舉證不易,不論是身心障礙者或是案發當下意識不清之被害人,皆需努力證明自己是在不能或不知抗拒的情形下,遭違反意願發生性行為。即使是認知功能正常且意識清醒的被害人,亦需在偵審過程中面對事發時為何不呼叫或求救,及事後為何仍與加害人通訊或往來之質疑。這類質疑忽略了一般人遭受危險時的反應未必都相同,且未必能做出理性及冷靜之判斷,尤其性侵害被害人若為幼童,因年齡及認知發展之限制,難以精確陳述案發時間與次數。然而實務上,卻經常因為被害人陳述內容有瑕疵或先後陳述不一,而致被告為無罪之判決。在司法歷程反覆詰問的過程中,除了讓被害人一再想起受害經過,亦需承受加害人、辯護律師的輪番質問,若司法結果未能讓加害人受到應有的制裁,可能會造成被害人極大的身心壓力。

 

  2.學校調查對被害人的負面影響

  李國芳(2008)指出,「權力差距」是造成校園性平事件不公平的主因。當加害人濫用權力使被害人屈從或沉默,或是其他人因加害人擁有的權力而產生「責怪受害者」的迷思,可能使受害者難以得到同理與支持,甚至遭受責難、汙名化,導致二度傷害。汪慧瑜(2009)強調被害人不但在受害過程中身心受創,還要在調查過程中鉅細靡遺地回憶與敘述受害經過,亦可能要承受對己的不利謠言,其所遭受的擔心、害怕、焦慮、恐懼與不堪等身心煎熬,實非旁人所能想像。

 

  性平調查旨在為被害者主持公道、要求加害者負起責任,然實務運作上,極可能對被害人造成以下負面影響(劉玉琪,2015):

  • 調查程序:對調查程序的陌生使被害人感到焦慮、擔心、害怕、疑惑。
  • 調查結果:不夠專業、不嚴謹的訪談調查、調查人員缺乏性別意識及不合理的懲處建議,可能使被害人覺得權益受損、不被保障。
  • 最後影響:被害人在過程中經歷的失望、挫折、擔心、恐懼、無助的負向感受,可能使其產生較低的公平正義平反的知覺。

  除此之外,遭他人散佈個資或被害影像,以及加害人的持續騷擾恐嚇,也都是造成被害人身心創傷難以復原的因素,亟需社會大眾予以關心與協助。

 

參考文獻:

王燦槐(2005)。性侵害防治中心在司法流程中的角色—減少性侵害被害人減少重複陳述作業之評析。亞洲家庭暴力與性侵害期刊,1(1),111-136。

李國芳(2008)。國民小學校長執行性別平等教育政策現況之研究-以高高屏地區為例。國立臺南大學教育經營與管理研究所碩士論文。

汪慧瑜(2009)。一著錯全盤輸∼校園性騷擾或性侵害事件的影響。輔導季刊,45(4),71-75。

蔡宗晃、朱秀琴(2004)。性侵害對被害者之影響。臺灣醫界,47(3),42-45。

劉玉琪(2015)。被害人經歷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調查處理之心理變化。國立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黃顯凱(2013)。性侵害被害人權益及辦案經驗分享。2016年11月29日,取自網路:http://www.laf.org.tw/index.php?action=media_detail&p=1&id=207


             資源列表
資源名稱
產出日期
作者
2015
劉玉琪/國立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2005
李婷婷/國立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2010
陳欣愉/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社會政策與社會工作學系碩士論文
2016/11/19
吳幸芳/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
2015
黃錦秋/青少年犯罪防治研究期刊
2011
黃雅羚、戴嘉南/諮商輔導學報
2013
陳慧女、盧鴻文/亞洲家庭暴力與性侵害期刊
2013
黃顯凱/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
2013
王玥好/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
2016/12/22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14
National Center for Injur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2014
Kathleen C. Basile et al./ National Center for Injur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Division of Violence Prevention
2012
National Center for Injur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2016/12/22
Joyful Heart Foundation
2016/12/22
HealthyPlace.com -America˙s Mental Health Channel
2011
Cameron Boyd/Australian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sexual assault
2016/12/22
Rape Victim Advocates

通過A+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 衛生福利部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4 建議解析度 1024 x 768
公益彩卷回饋金補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