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調查與刑事偵辦

 

  一旦校園性侵害事件被揭露之後,當事雙方將會面臨什麼樣的行政調查及刑事偵辦程序?茲說明如次:

 

(一)行政調查

  校園性侵害事件之行政調查,包含學校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或是社政主管機關(各地方政府社會局處),依法對當事人、相關人之訪談或其他調查事項,以蒐集該案件之相關資料,進而對當事人進行懲處或輔導之行政作為(蔡佳玲,2013)。以下分述教育及社政單位之行政調查處理流程。

  1.教育單位

  《性別平等教育法》以及《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皆明訂校園內應設置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該委員會其中一項重要任務即為調查及處理與性別平等教育法相關之案件校園性侵害事件之流程與注意事項如下(陳靜玉,2014):

  • 知悉與通報:教職員工知悉發生疑似校園性侵害事件時,應立即向校內收件單位檢舉,而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亦可主動向學校申請調查,校方應於24小時內通報當地主管機關,並須留意保密原則。
  • 移交性平會:收件單位接獲申請或檢舉後,應於3日內移交性平會處理後續調查事宜,並於20日內以書面通知申請人或檢舉人是否受理。不受理之通知應敘明理由,並告知申請人或檢舉人申復之期限及受理單位。
  • 成立調查小組:調查小組成員以3人或5人為原則,女性代表應占總人數二分之一以上,具性侵害調查專業之專家學者之人數比例應占總數三分之一以上。此時應注意參與調查工作者不得對當事人進行輔導,當事人之輔導人員亦不得參與調查工作。
  • 進行調查階段:學校得採取必要處置,以保障當事人受教權或工作權,例如減低當事人雙方互動機會、避免報復情事等。相關受邀協助調查之人有權力不對等之情形時,應避免對質,以及避免重複詢問被害人相關案情。注意調查工作不受該事件司法程序進行之影響,需於受理後2個月內完成,必要時,得延長2次,每次不得超過1個月。
  • 調查完結階段:處理結果應以書面載明事實及理由通知申請人、檢舉人及行為人。評估有必要時,應命加害人接受心理輔導之處置,並得命其向被害人道歉、接受8小時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或其他符合教育目的之措施。
  • 追蹤輔導階段:學校應建立校園性侵害行為人之檔案資料,並指定專責單位保管、追蹤與評鑑輔導成效;當行為人轉至其他學校就讀或服務時,原就讀或服務之學校應於知悉後1個月內,通報行為人現就讀或服務之學校,接獲通報之學校,應對行為人實施必要之追蹤輔導,並留意保密原則。

 

  2.社政單位

  依據《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條(責任通報):醫事人員、社工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人員、勞政人員、移民業務人員,於執行職務知有疑似性侵害犯罪情事者,應立即向當地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超過24小時。此處主管機關意即各地方政府社會局(處)。無論是被害人或其親友主動求助,或是經由上述責任通報,社工員一旦接獲疑似性侵害通報案件,即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調查報告。調查的目的在於了解案情,確認性侵害犯罪之違法構成要件,評估被害人的身心狀況與人身安全,蒐集被害人的家庭互動關係與生態系統資源,以便後續提供被害人及其親屬必要的協助與服務(蔡佳玲,2013)。

 

(二)刑事偵辦

  自民國90年起,《刑法》將妨害性自主罪修正為非告訴乃論案件,意即任何的犯罪事實一旦經司法警察或是檢察官知悉後,即依刑事訴訟法之規定予以開庭偵辦調查,並逕行裁決是否起訴,告訴人不得聲明撤回告訴。因此,社政主管機關接獲疑似性侵害案件通報(案件類型為非告訴乃論),應知會檢警單位偵查辦理。

依  據台灣現行法令,校園性侵害案件是否為告訴乃論之年齡判別要件如下:

 

當事人意願

甲方年齡

乙方年齡

告訴乃論與否

自願

未滿16歲

未滿16歲

告訴乃論(雙方得互提告訴,但14歲以下不具責任能力)

16、17歲

告訴乃論(甲方得告乙方,乙方不得告甲方)

18歲以上

非告訴乃論

16歲以上

16歲以上

非屬妨害性自主

只要是違反他人意願,不論雙方的年齡為何,皆為非告訴乃論

除了雙方皆年滿16以上,非屬妨害性自主,其餘應責任通報。

  

  刑事偵查之目的,在於積極蒐證以調查是否存在犯罪事實,據以制裁犯罪者、保護被害人,以下簡單說明相關流程。

 

  1. 偵查階段:被害人為證人身份,警察與檢察官會依序訊問被害人以了解案情,並開始著手蒐集相關證據。經一段時間後,檢察官會作出起訴、緩起訴、不起訴處分(告訴人若收到不起訴處分書且表示不服,可於收到7日內依法聲請再議,以資救濟)。
  2. 起訴後進入訴訟階段:檢察署將起訴文件移送至法院由法官審理,視案件上訴情形會有一審、二審甚至是三審訴訟。此階段將進行交互詰問,意即由檢察官、辯護律師或被告分別對證人(包含被害人)直接問話,使證人講出對自己一方有利的證據;或是發現對方所舉的證人有誇大不實的虛偽陳述而使其不被採信。

 

  綜上所述,可知校園性侵害事件一旦被揭發後,被害人需面對接踵而來的行政調查與刑事訴訟程序,但這樣的程序除了給予被害人安全的保障,甚或是正義的伸張,是否又會帶給被害人其他的影響呢?我們將於下一章節一併討論。

 

參考文獻:

陳靜玉(2014)。從校園實務工作談處理校園性平事件之困境與倫理議題。諮商與輔導,338,34-37。

蔡佳玲(2013)。社工員介入兒童及少年校園性侵害案件之工作經驗探究:以高雄市為例。國立政治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碩士論文。

 


             資源列表
資源名稱
產出日期
作者
2013
蔡佳玲/國立政治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碩士論文
2011
張文賢/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在職進修碩士班論文
2015
劉玉琪/國立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2007
吳志光/性別平等教育專業發展研討會
2013
丁嘉慰等/102校務經營個案研究實務研討會成果集
2016
陳慧女/亞洲家庭暴力與性侵害期刊
2005
李婷婷/國立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2007
何慧卿/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碩士論文
2016
溫毓真/玄奘大學社會福利與社會工作學系碩士論文
2006
國立台南大學/中華民國教育部
2015
黃錦秋/青少年犯罪防治研究期刊
2008
李國芳/國立臺南大學教育經營與管理研究所
2014/05/12
中華民國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全球資訊網
2016
Jenny Dills,Dawn Fowler,& Gayle Payne/National Center for Injur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Division of Violence Prevention
2009
David Finkelhor/The Future of Children
2010
Kathleen Daly, Brigitte Bouhours/Crime and Justice
2015
Corey Rayburn Yung/Psychology Public Policy and Law

通過A+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 衛生福利部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4 建議解析度 1024 x 768
公益彩卷回饋金補助